观点

可惜,马哈迪已是“时不与我”了!

年龄以及马来王室的不认同,会成为马哈迪再次主宰布城的障碍吗?-Yusof Mat Isa摄-年龄以及马来王室的不认同,会成为马哈迪再次主宰布城的障碍吗?-Yusof Mat Isa摄-年事已高的前首相即现任希盟主席马哈迪,最近进入国家心脏中心养病,相信他最近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事前丹州苏丹褫夺他崇高的王室勋衔(Darjah Kerabat Al-Yunis),接着来一场咳嗽而入院,结果证实是肺感染。马哈迪在入院前,是要到彭亨文冬进行一场政治演说,这场活动渲染多时,行动党也进行凌厉的造势,目的是要攻打文冬即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的堡垒,结果活动最后一分钟被取消。

这不是马哈迪近月来第一次入院,也不是第一次取消活动。93岁高龄的他,经过两次心脏手术,虽然体魄惊人,但毕竟年事已高,相信这也不会是他最后一次入院或者取消政治活动。

被吉兰丹苏丹褫夺勋衔,肯定对他个人名誉和政治斗争是一项严重的打击。因为在封建意识蛮高的马来社会里,受封或被褫夺勋衔,可说是非同小可。受封是一种荣誉,王室的对马来领袖的认同,被褫夺更可视为一种侮辱。

虽然大马是君主立宪的国家,但王室在马来社会仍然扮演关键性重要角色。况且崇高的王室勋衔,只有25个人可以受封,通常只是给王室成员,必须在有关勋衔持有者去世后,才由其他人填补。

马哈迪是个有野心、远见、能力的领袖,他在位时,将马来西亚从第三世界国家,朝2020年先进国宏愿迈进,这是公认的功绩,马哈迪在国际的名声也响当当。

他在2003年退位,但依然活跃于政治,甚至还将接班人阿都拉巴达维拉下台。现在马哈迪又有推翻最高领导人即纳吉的想法,所以他成为了反对党,加入希盟,成为他领导过22年的国阵政府的头号敌人。

人民对马哈迪的想法是复杂的,在认同他的传奇与名声之际,也质疑他在位期间的独裁手腕。

马哈迪早前曾为自己过去的过失道歉,更与宿敌安华以及林吉祥和好,组成政治联盟去推翻纳吉政府。

更“绝”的是,马哈迪也向人民保证,一旦希盟执政中央及他成为首相后,他不会重复他以前的铁腕手段,同时也承诺只会担任首相两年,让他解决所有的国家问题。

现在,马哈迪非常努力地在马来区拉票,南上北下地全国走透透,目的就是要掀起马来海啸淹没国阵政府。

可惜,已经93岁,马哈迪现在是“时不与我”了。

尽管我们不去质疑马哈迪指他只会担任首相两年的承诺,但是不由得我们会去思考,投选马哈迪的不稳定因素。

我们必须思考,如果马哈迪做了希盟首相两年后退位,谁会接棒?到目前为止,没有明确的迹象,让我们确定谁可以接马哈迪的棒子,是希盟所推选的副首相人选旺阿兹莎?还是还在监狱服刑的安华?或者其他人?

旺阿兹莎是公正党主席,她一直都无法展示她有政治城府以及能力去领导甚至到国家领导人,至于安华,就算他在6月8日出狱,他也需要获得国家元首的赦免方能通过参选,并通过补选成为国会议员,这样才满足当首相的门槛。

当然,只要安华是在老巢峇东埔上阵补选,他会有很大的胜算,只是安华能否获得王室赦免,是一大疑问。

在褫夺马哈迪的勋衔之前,吉兰丹苏丹也褫夺了国家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以及旺阿都拉欣的勋衔。这项褫夺勋衔行动已经带出一个强烈的讯息,那就是希盟与诚信党将难以在东海岸的州属有所作为,而且即使夺得丹州政权,胡桑慕沙能否会获得苏丹认可当州务大臣,也是未知数。

大家必须记得,吉兰丹苏丹莫哈末五世,也是现任国家元首,陛下的立场对希盟能否变天有关键性的影响,那就是即使希盟赢得大选,会否因为国家元首不接受希盟首相以及内阁成员人选而引发宪法危机?
很明显的,下一届大选是马哈迪与纳吉之间的个人战争,因为不管是国阵或希盟,他们都没有给人民具体的治国政策,包括如何解决政治、经济、教育、种族以及宗教的课题。

身为选民,我们在选票上划下“X”、投下神圣的一票前,必须深思熟虑,思考我们与国家的未来。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