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拉菲兹的独行侠之路还走得下去?

拉菲兹在被宣判泄漏机密罪名成立后,自制视频为自己打气与筹募INVOKE的经费。-图截自视频-拉菲兹在被宣判泄漏机密罪名成立后,自制视频为自己打气与筹募INVOKE的经费。-图截自视频-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因为爆料国家养牛公司(下称NFC)擅用政府提供的款项来购买公寓,顿时“牛住公寓”论变得家喻户晓,结果令巫统一姐莎丽扎没了官职,也捧红了拉菲兹为“爆料王”。

成也肅何 敗也肅何,拉菲兹通过爆料提高名声,但是他所展示出来的证据,即NFC在的大众银行户头资料,是他向该银行职员佐哈里所套取的,他因此被控泄漏机密,可能面对30年的监禁及罚款。

顺带一提的是,拉菲兹早前也被NFC起诉诽谤,指他污蔑该公司以及公司主席拿督斯里沙列依斯挪用公款,结果拉菲兹败诉,需要赔偿30万令吉。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不管拉菲兹的用意是为了揭发贪污舞弊,他的确将属于“机密”的银行户头资料外泄出去,这是违法的行为。

我国最近发生4620万份手机用户资料外泄事件,引起人们对“机密资料”外泄的关注,然而在拉菲兹的案件,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不可以容许外泄他人机密的行为,否则日后会有更多人有样学样,这样就无法无天了。

如果说身为公正党副主席的拉菲兹在公正党甚至希盟的角色是举足轻重的话,那么在拉菲兹被宣判罪名成立后,挺他的公正党与希盟同僚则显得少得可怜,现身法庭的只有党鞭佐哈里、财政陈仪乔、格拉纳再也国会议员黄基全以及雪州议长杨巧双,甚至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也是在隔天才发表文告声援拉菲兹。

从拉菲兹的遭遇来看,更加凸显公正党的派系斗争严重的问题,跟拉菲兹不咬弦的阿兹敏派系,完全不出声,然后公正党的网络军团也没有大事炒作拉菲兹被判坐牢一事,制造舆论来向某方施压,只有一些亲行动党的脸书专页在散播“揭发舞弊有罪,贪污公款无罪”的言论。

让人不胜唏嘘的是,拉菲兹还要自制视频,发表被判有罪的感想,而这个视频也是通过非公正党的网络兵团散播出去,鲜少看到公正党领袖分享或置评。

由此可见,我们有理由相信拉菲兹已经是公正党内的“独行侠”;据了解,很多公正党领袖都与拉菲兹保持距离,也是与他的“爆料王”称号有关,因为拉菲兹不只爆国阵的贪污丑闻,连自己人也照爆,包括早前拉菲兹曾指有雪州领袖涉及贪污以及性贿赂。

阿兹敏早前也透露,拉菲兹已经很久没有出席过公正党的最高理事会会议。如此重要的会议,拉菲兹也不出席,可见他与领导层之间的意见分歧之大,他只能在自己创立的INVOKE中,落实自己的政治理念。

从安华在2015年因肛交罪被判坐牢5年至今,公正党一直都在进行“释放安华运动”,即使监狱局已经宣布安华将会在今年6月出狱,这项运动依然持续中。

奇怪的是,为何拉菲兹没有得到相同的待遇?为何公正党不号召“停止迫害拉菲兹”之类的运动,以表示该党对同僚的声援?看来拉菲兹一旦入狱,他应该会慢慢被排出公正党的领导主流。

还在住院的马哈迪今日通过视频鼓励拉菲兹不要灰心,继续为国为民斗争,相信这能给拉菲兹少许的安慰。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