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阿兹敏四面楚歌:加影行动2.0在密谋中?

雪州希盟的议席谈判陷入困局,与阿兹敏有很大的关系。-Yusof Mat Isa摄-雪州希盟的议席谈判陷入困局,与阿兹敏有很大的关系。-Yusof Mat Isa摄-全国各州的希盟正在进行议席分配的谈判,有一些州属已经完成,而一些则还在谈判中。

虽然说谈判必定会有人欢喜有人愁,很多时候不可能达致符合所有人意愿的结果,毕竟大家有不同的立场,所以一些州属的希盟发生议席分配纠纷,然而情况最恶劣的就要数雪州了,有人故意不召开谈判会议,然后有人不满而高喊“你是骗子”。

雪州是希盟的执政州,而且也是全国经济与发展最高的富有之州,成为了希盟与国阵的兵家必争之地,尤其在上届大选,首相纳吉以卯足全力姿态,投入大量的资源,想要夺回这个在308大选被在野党抢走的州政权,不过以失败告终。

随着政治局势的转变,在野党联盟从民联转入希盟的时代,成员党之间的变化令雪州的政局出现未知数,特别在议席分配的发展变化中,我们可以感觉到雪州的局势有一些“不妥”,或许正在酝酿着“加影行动2.0”。

相信大家都还记得,公正党在2014年发动“加影行动”,将时任雪州大臣卡立拉下马,原本想要让安华接任,结果因为安华的肛交案,新大臣人选改成安华妻子旺阿兹莎。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伊党的不配合,以及雪州苏丹也“不想扯线人偶当大臣”,大臣由旺阿兹莎担任的如意算盘打不响,最后由阿兹敏跑出。

阿兹敏在当上大臣后,并没有跟盟党合作得很愉快,据说雪州行动党已经与阿兹敏呈断交的状态。

雪州有56个州席,行动党拥有14州席,然后公正党与伊党分别拥有13席,巫统12席以及诚信党两席位,还有一个是独立议员卡立。

行动党之所以会与阿兹敏交恶,主要是因为阿兹敏一直不肯将行动党死对头—伊党踢出雪州政府,同时在选委会宣布选区重划建议后,行动党曾要求阿兹敏在选区重划前解散州议会举行闪电州选,避免雪州政权落入国阵手中,不过被阿兹敏拒绝。

诚信党更加不用说,他们也多次要求阿兹敏革除伊党的行政议员,由诚信党的州议员(淡江与摩立)顶上。当然,阿兹敏依然说不。

至于土著团结党,他们没有跟阿兹敏有直接的冲突,只不过在希盟宣布推选前首相马哈迪成为希盟执政后的首相人选时,阿兹敏阵营的公正党领袖公开反对此建议,实在是不给土团党面子,而且马哈迪也不认同阿兹敏“抱住”伊党的立场。

综合上述“恩怨情仇”,如果希盟在下届大选可以捍卫雪州政权,那么相信行动党、诚信党以及土团党应该希望下一任大臣不会是阿兹敏,这样雪州希盟会比较关系融洽。那要怎样做,才能拉阿兹敏下马,又不与公正党关系闹僵呢?

阿兹敏是雪州国际山庄州议员兼鹅唛国会议员,而这两个选区是伊党影响力蛮大的选区,尤其是鹅唛,更是伊党的前总部所在。倘若阿兹敏无法守土州席,他将失去当州务大臣的资格,只能寄望希盟变天成功,通过受委上议员的方式当内阁官职。

以现在的政治局势来分析,行动党要守住现有的雪州议席,比其他成员党来得有信心,那是因为即使伊党介入希盟与国阵之间的战役,伊党也是选择土团党、公正党以及诚信党上阵的选区,所以行动党的对手依然是马华、民政而已。

行动党拥有最多雪州议席,却在很多大课题上需要看阿兹敏的脸色,或多或少也让行动党了解到掌握实权的重要性。要当大臣,人选必须是马来人,这就是行动党之前无法争大臣职的条件局限。

宪法专家阿都阿兹巴里在2015年加入行动党,他若在大选被派上阵雪州州席并胜出的话,那么他将会是行动党理想的大臣人选,只是这并非易事。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