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华人,还要撞它60年吗?

在过去几十年来,在失望中的华人就像一班信徒到处设庙,到处求神。-马新社-在过去几十年来,在失望中的华人就像一班信徒到处设庙,到处求神。-马新社-最近遇到一位律师,说长道短,最后还是转入政治课题。他说大选行将来临,某华基执政党三番两次,三顾茅庐邀他出来竞选。他开了两个条件才会出征政坛。第一,政府必须让华人列为土著;第二,政府必须承认统考。

我坦然对他说,假如政府作出了这两项行动,那该执政党也没有必要邀他共同出战,更不需要他了。

华人六十年来一直在反对和对抗, 而且很坚持,认为奋斗到底, 胜利终会属于我们的。所以我们很情绪化地反对任何不利于我们的政策。也很情绪化地去对抗,走上街头高喊口号,要奋斗,要变天。可是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大家认同的对策。

我们华人人口少过24%。除了未成年的和没有注册为投票者以及不愿意出来投票的人,真正到投票站投下一票决定我们民族国家的命运,恐怕只有15% 左右。

政治是一个数目游戏,胜的票数越多赢得政治权力越大。以15%的华人票数对抗 50-60% 的马来票,岂不是等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所以六十年来,我们一直以卵击石,情绪化地用我们的头去撞壁。人家在这几十年间已经在种族,宗教的号召力下建起了铜墙铁壁,我们还有希望吗?

在过去几十年来,我们与华基执政党,如马华和行政党,若即若离。然后,跟以为可靠的反对党打情骂俏。结果弄得两败俱伤,一无所成。与此同时,我们的斗争步步后退。问题是我们一直在情绪化,各持各理 像一盘散沙,不能团结。也没有共同的目标。

在过去几十年来,在失望中的华人就像一班信徒到处设庙,到处求神。谁能够给我们一点甜头,讲两句安慰的话,就以为他是我们的救世主。前砂朥越首席部长亚迪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亲民的作风以及开明的手段,让华人迷上了,最后还是中了他一招,取不回华人副首席部长一职。

大选来了,反对党在前首相敦马哈迪领导之下,还继续要变天,要打倒纳吉,要攻进布城。而国阵在纳吉统领之下到处派糖果,尤其是在马来选区,以巩固自己的地位。甚至与伊斯兰教党取得默契,以宗教名义强力拉票。

马华民政党生存在狭缝里,两边不讨好,似乎无能为力。华人坊间传闻认为,一般上华人还是支持反对党。回流国阵的票数不多,甚至有人倡议投废票以为抗议。这种行动可以解决我们面对的政治挑战吗?可以改善我们的命运吗?是一个完整的对策吗?

笔者认为华人必须认清政治的现实。我们的票数不多,而且四分五裂。只能够发挥一些影响力,不能主宰天下。要拟出一份完整的政策,我们必须采取以下两项具体的行动:

第一,我们必须支持政府里的华基执政党,让他们在内阁里有更强大的声音,发挥有力的影响力,以保护我们的权利。以马华为例,该党只有七个国会议员而民政党只有一个,以这么微弱的数目,面对庞大的巫统和其他马来政党的势力,不是等于一场大卫与巨人的斗争吗?行动党有36位国会议员只能在国会里面呐喊离场,能够在发挥更大的作用吗?所以,笔者认为华人有责任加强华基政党的声音和地位,才能左右政府的政策。

反对党有作为吗?肯定有。假如马来西亚有更多以反对党为首的州政府如槟城,雪兰莪,甚至砂朥越。能够把政府财政民生问题,地基建设搞得完善,人们可以安居乐业,不是可以给中央政府一点压力,借以为镜吗?

几十年来,我们撞墙撞得焦头烂额,我们能够打拼一套策略来改变我们的政治命运吗?还是要继续的以头撞墙,再撞它60 年?

 

笔者观点不代表《M中文网》立场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