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垦殖民的困境与感恩国阵情意结

不同年代的垦殖民对国阵有不同的感情,而新一代垦殖民已经不再有感恩情怀。-马新社-不同年代的垦殖民对国阵有不同的感情,而新一代垦殖民已经不再有感恩情怀。-马新社-众所周知,希盟要在来届大选击败国阵,就必须争取乡区马来人的选票,制造所谓的马来海啸。

在这些马来乡区选民中,垦殖民就扮演关键性的角色,因为在全国共有52国会选区有垦殖民投票区,而且在上一届大选,国阵在多个选区胜出,是因为获得垦殖民的支持,当中包括了马华以及国大党党魁的选区。

整体来说,大部分的垦殖民是国阵的铁票,不过现在负责垦殖区发展的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连连爆出舞弊、人事纠纷以及环球创投控股公司(FGV)上市后亏损的不利消息,所以就传出垦殖民将反国阵的说法。

垦殖区是在国家独立后,于60年初所推行的计划,当时我国的出口是以输出橡胶、油棕为主,政府为了吸引人民协助开垦森林,以种植以上农作物,因此以“耕者有其地”的概念,通过赠送土地以及生活津贴的条件,召人当“开荒牛”,在垦殖区居住下来。

话说回来,当时的垦殖区都非如现今垦殖区般以“马来人独尊”,早期有来自各民族的垦殖民,有些垦殖区甚至是马来人、华人人口占半,然后还有一些印裔。

在经过513种族暴力冲突后,前首相兼纳吉之父阿都拉萨推行新经济政策,主张扶助土著主义的政策渗透所有的政府部门与机构,联邦土地发展局以及垦殖区才变成今日由马来人专属的局面。

第一代的马来垦殖民是新经济政策的直接受惠者,他们从土著政策获得至少10英亩的土地,然后在橡胶、油棕价高的黄金年代赚取了第一桶金,改善了他们原本贫穷的生活,因此他们对国阵特别是巫统,有一种感恩的情意结,所以他们可说是巫统的中坚支持者。

当然,第一代的垦殖民也并非没有怨言,他们也不满国阵管理园坵不当的问题,同时也经常迟发收成的利润给他们。

到了今日,垦殖民已经到了第二、三代,这两代人对国阵的情感就没有那么深,尤其很多第三代者已经迁出垦殖区,到城市地区求学或工作。

第二代的垦殖民目前占垦殖民人口的一半,他们对国阵的支持依然很高,因为担心不支持国阵会导致他们一无所有,不过同时也看到自己的下一代前途茫茫的窘境,处境矛盾。

为何第三代垦殖民会陷入前途困境?第一,受过高等教育的他们,习惯了城市生活,不愿意回到僻远的垦殖民区,继承劳苦的家族种植业务;第二,橡胶与油棕的价格不稳定,对他们的生活没保障。

反对党如果要制造马来海啸,这些对国阵没什么感情的垦殖民第三代就是他们拉拢的对象,因为这些垦殖民的孩子生活在城市地区,受到生活费高涨的压力,普遍产生不满的情绪。

不同世代的垦殖民,对联邦土地发展局的丑闻也持有不同的看法。第一、二代垦殖民属于“无视型”,他们知晓该局发生了一些负面的事情,但是对他们来说,这些事情不是舞弊,只是一般公司企业都会出现的管理不当问题,所以他们并不会对纳吉、国阵感到愤怒。

另外,他们也觉得联邦土地发展局所发生的事情,都是垦殖民的“家事”,不由得外人来插手;在野党越是针对联邦土地发展局丑闻,反而会引起垦殖民的反感,这点也是反对党进攻垦殖民区的一大挑战。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