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智库:希盟不应在大选前公布首相人选

希望联盟由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与土团党组成,四党目前仍未对首相人选达成共识。-档案照-希望联盟由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与土团党组成,四党目前仍未对首相人选达成共识。-档案照-据媒体报导,希望联盟(希盟)在2017年12月1日和2日于布城首要领导基金办公室举行的希盟领袖干训营中,推举了希盟总裁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敦马哈迪作为首相人选,副首相人选则是希盟主席兼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

据悉,此项“人选提议”获得土团党,国家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的同意;而公正党对此则有所保留,并且希望把此课题带到政治局会议里讨论。尽管如此,一些希盟领导人表示,这项提议应该得到希盟共同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同意。

《联邦宪法》第43条文规定,首相(由国家元首委任)必须是来自国会下议院的一员,并获得下议院多数议员的支持。然而,《联邦宪法》并没有任何条文阐明副首相一职。

或引发正当性危机

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认为,在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出炉之前,公布过渡首相人选,颇令人担忧。如果希盟在来届大选赢得胜利,此举可能导致新上任的首相和他领导的政府面临正当性危机(legitimacy crisis)。

我们认为,首相的最终人选应该在赢得第14届大选后才作出决定,并依据希盟各成员党赢得的议席。

在我们看来,首相作为一个国家联邦政府的领导人,理应来自一个在大选中,赢得足以取得执政党联盟信任的国会议席数量的政党。

如前所述,首相必须获得国会下议院多数人支持,也就是超过半数的议员。目前,下议院共有222个议席,根据《联邦宪法》第46条文,首相必须得到下议院112名议员的支持才能当选。

在2013年5月5日举行的第13届大选,国阵赢得了133个国会议席,当中巫统赢得了88个议席。所以,这让长期主导国阵的国阵主席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继续担任首相。

因此,如果国阵败北,新政府成立,那么首相将从希盟成立的新政府里诞生。

虽然社团注册局迟迟未批准希盟,注册为新的政治联盟的申请,而各成员党使用各自党标志及旗帜上阵大选;但是,首相理应来自一个在大选中,赢得足够国会议席数量的政党,并获得下议院112位国会议员的支持。

依据第12届和第13届大选结果及目前的观察显示,如果希盟赢得第14届大选,较可能的情况是,行动党和公正党赢得足够多数的议席,依次是土团党和诚信党。

然而,政治现实否定了首相从行动党和诚信党诞生的可能性。事实上,行动党的领导人尤其是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已一再强调他们无意愿担任首相一职。所以,过渡首相人选将诞生自公正党或者土团党。

需顾及选民情绪

假设第14届大选的结果显示,土团党赢得相同或超过公正党国会议席数量的席位,那么土团党提议该党领袖作为首相则名副其实。支持这位候选人的成员党也不会在《联邦宪法》下面对任何正当性危机。

但是,假设下届大选的结果显示,公正党赢得足够多数的国会议席,而土团党的席位数量无法和公正党的相比或少很多,那么在大选前所决定来自土团党的首相人选,可能会在大选后引发正当性危机。

事实上,在下一届大选希盟赢得联邦政府的脉络下,相较土团党,公正党是比较可能赢得更多的国会议席的成员党。

此外,希盟的领导人必然明白,在委任首相人选之前,必须先赢得选举。因此,需要顾及选民的情绪。我们不能担保在第13届大选投票给民联的选民,同样在第14届大选会继续把票投给希盟。

社会多个群体选民的情绪,包括认为希盟把上届大选选民对民联的支持,特别是非马来人选民和非乡村选民的支持当作理所当然。

我们预测,如果在来届大选前决定过渡首相人选,且无条件地不考虑各方的不同意见,那些支持改朝换代,但在某些方面不同意希盟的选民,他们的负面情绪将会持续蔓延。

我们认为在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是无法依靠单一种族的选票完成改朝换代的使命。

在马来西亚历史上,当足够多数的马来人支持反对党时,并没有成功在联邦的层次换政府。这是因为足够多数的非马来人支持现有的执政党。1999年的第10届大选是一个好例子。

第14届大选即将到来,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不会引起正当性危机的行动,同时在社会各阶层中酝酿一波波的正面情绪,以促成改变。

低投票率不利希盟

我们也认为,希盟在作出决定之前,希盟领导层应考虑与民间团体各代表展开广泛交流与对话,征求公众的意见,以免日后的决定引起争议。

据2017年12月5日《透视大马》的报导,政治分析员西西留(C.C. Liew)预测,来届大选将会有10%到15%的华裔选民选择投废票。而政治分析员潘永强博士进一步借是,所谓人们选择投废票,是选民投票率将会减少。

尤其是懂中文和一直跟进华人社会发展的政治分析员,都得出相同的分析结果。他们认为来届大选的投票率将减少至比较低的水平。随着低投票率的结果,将大大降低希盟赢得大选的机会。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当投票率下降到70%的水平时,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希盟领导层所采取的行动是正确的,那么,做对的事,即使面临降低投票率的风险也不是问题。在本文讨论的脉络中,对的事,就要做好它。

反之,当某个决定存有缺陷,那么产生争议或面对更严重的正当性危机时,一心要以新政策执政的政治联盟就会自食其果。

一个只打算竞选一届大选的政治联盟,倾向于忽略其政治行为是否正确和正当的问题。与此同时,有决心继续在每届大选竞选的联盟,会倾向于重视其政治行为是否正确和正当的问题。

我们认为,希盟不是一个只打算竞选一届大选的联盟。因此,我们希望希盟的领导层,不要忽视其政治行为是否正确和正当的问题。

 

注:作者王维兴是国会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执行总监。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