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下届大选后:跨联盟组州政府是趋势?

在一些州属,朝野皆没有十足的把握执政,将出现跨联盟组州政府的情况?-Saw Siow Feng摄-在一些州属,朝野皆没有十足的把握执政,将出现跨联盟组州政府的情况?-Saw Siow Feng摄-第14届大选非常接近了,由于朝野政党之间的关系转变,我们可以预见大选之后,一些州属可能不是由国阵或希盟或伊党组州政府,而是不局限于政治联盟的方式组政府,只要局势所需以及条件符合,任何政党都可能连成一线。

首先是吉兰丹州,伊斯兰党盘踞在丹州多年(1959年至1977年 ,以及1990至今),在过去几届大选虽然保住了政权,不过支持率有下滑的迹象,而国阵巫统也不只一次表示有很大的信心从伊党手中夺过丹州政权。

伊党在丹州的选情备受几个因素所影响,第一是在丹州声望极崇高的精神领袖聂阿兹在2015年去世;第二,在2014年,丹州发生30年来的大水灾,灾黎人数超过300万人,但伊党州政府的救灾能力令人大失所望。

第三点是伊党与在野党联盟的决裂,导致内部也出现分裂危机,多位重量级领袖相继退党,成立了国家诚信党与伊党分庭抗礼,大大削弱伊党的势力。

伊党现在以单打独斗的方式竞选,别说要在其他州属赢取更多议席,就连要保住丹州的政权非常不容易,因此伊党极有可能与巫统合作,在丹州成立联合政府。

巫统吉打领导不稳定

在吉打,国阵在上届大选竞选36个州议席,拿下21席,打败伊党重新执政吉打,不过这次情况有些不同,全因为前首相马哈迪。

吉打州一向以来是马哈迪与儿子慕克里兹的根据地,在吉打的影响力不小,而且巫统在吉打并没有很强大的领导团队,一直以来都充斥着内斗。

现任吉打大臣阿末峇沙存在一定的领导危机,而且据说面对健康问题,他能否在下届大选领军,为巫统保住吉打政权仍是未知数。

在此情况下,吉打州的州席主要将由国阵、伊党以及土团党瓜分,极有可能形成单一政党无法独自执政的局面,届时联合组政府是选择之一,至于谁与谁合作,则拭目以待。

雪州关键在伊党靠拢谁?

在雪州,朝野政党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州政府由公正党、行动党、伊斯兰党、国家诚信党组成,然而伊党已经宣布与希盟断交,意思在下届大选会变成巫统、伊党以及希盟互相竞争雪州议席。

目前雪州的议席是行动党14个、公正党13个、伊党13个、巫统11个、诚信党2个以及独立人士2个。

由于遭到华裔选民的抗拒,伊党预料无法保住现有的所有雪州州议席,但是如果巫统的议席有所增加,伊党反而又成为了造王者,巫伊联盟可能有足够议席组州政府。

另一方面,公正党为了巩固雪州政权,不排除会在大选后继续与伊党维持暧昧的关系,邀请伊党入雪州政府,那么行动党、土团党与诚信党是否能够接受此成员?这又是雪州的变数之一。

柔佛房产舞弊案或成大选热门课题

毫无疑问,柔佛州是朝野政党在下届大选的兵家必争之地,其实在上届大选,行动党就已经把战火南移至柔佛,重量级领袖包括林吉祥、张念群都在柔佛竞选并胜出。

这一次有很大的差别,原本为巫统领军柔佛的慕尤丁,现在是希盟的成员,他对巫统的策略以及竞选手法了如指掌,相信土团党在柔佛州有一定的作为。

另外,柔佛州爆发房产舞弊案,有行政议员被提控,现在柔大臣卡立诺丁也牵涉在内,降低了国阵的诚信以及胜算,而此案也会成为希盟在大选期间,打击对手的利器。

柔佛王室虽然多次对国阵政府有不满的声音,然而与国阵比较,王室更不不满马哈迪。

马哈迪与柔王室之间的恶劣关系,从前任柔苏丹依斯干达时期就开始结下,加上马哈迪早前指柔佛森林城市是典当主权给中国人以及批评柔佛民族概念分裂人民,令马哈迪与王室的关系火上加油。

虽然王室在法、在理上,都不能干涉政治,只不过只要以雪州撤换大臣风波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王室的确有很大的“不直接”影响力,足以影响政党的成败。

从上述情况来看,在州政权方面,没有人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既然伊党可以与被他们视为“叛教者”的巫统谈大选合作,有多年恩怨情仇的安华、林吉祥与马哈迪可以化敌为友,大马政坛完全印证了“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及朋友”的道理,

所以巫统与行动党组政府,或者马哈迪重返巫统,又有什么出奇呢?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