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再纳科林的国语情意结与公民权

再纳科林(右)是废除英语教数理运动的推手之一,公开批评政府为了提升英语水平而牺牲国语教育。-马新社-再纳科林(右)是废除英语教数理运动的推手之一,公开批评政府为了提升英语水平而牺牲国语教育。-马新社-苏丹依德理斯师范大学讲师再纳科林再次语出惊人,指如果有马来西亚孩子到了指定年龄,还不懂得讲国语即再纳科林的母语马来语,那么就不要给对方象征大马公民的大马卡,而是先领着永久居留证或俗称的红登记,直到他可以说国语为止。

再纳科林的言论虽然没有指明是针对不会说国语的华人,但是听在华人耳里就是特别刺耳,不禁觉得再纳科林是在说一些挑衅、分化性及种族主义的东西来针对华人。

华人有这样的感觉无可厚非,因为我们都领教过华人寄居论、华人回唐山等挑战大马华人公民权益的谬论。

为何再纳科林那么在意国语,甚至要将之列为获得国民的条件?这就必须看看此人的背景。

再纳科林生于1944年即马来亚半岛还被日本占领时期,他从小就在马来甘榜里的马来私塾念书,在那时候,马来人最多是接受小学6年的教育,然后就会出来工作当农夫、渔夫、警察或当兵等,属于比较底层阶级的工作。

不过在1955年,时任教育部长敦拉萨(首相纳吉的父亲)推出拉萨报告书,国内开始有了马来中学,再纳科林成为首批“马来中学生”,毕业后就读马来亚大学,最后考获文学博士学位。

再纳科林在政府大学领域富有盛名,他现在是国家教授理事会的历史遗产与社会文化组组长,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他以国家文学家协会执委的身份,大力反对当年由前首相敦马哈迪所倡议的英语教数理政策,多次公开向教育部喊话,最后政府将有关政策废除。

由此可推测,再纳科林是一个“马来人骄傲”极浓的马来学者,也就是所谓的“马来人优先”。除了极度维护马来语,我们也相信再纳科林拥有很高的“马来尊严”,所以才会在2011年发表伟论,指当年的马来王朝,并没有被英国打败及殖民,而是受到英国的保护而已。

这种反普遍认知历史的伟论固然受到激烈的反驳,这就不在话下。

说起身份证,话说大马刚独立初期,要领得这个公民身份证明,的确需要展示“你懂国语”这一关才行,只是较后政府放宽政策,现在只要父母是大马公民,他们的孩子都可获得公民权。

我们不否认如今还有大马华人不谙国语,无法用国语来与友族沟通,但是语言掌握能力也讲天份,在马来人当中也有人无法说得流利的国语,所以用“会不会说国语”来决定一个人的公民权,就显得很肤浅及过时。

华人已经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数代人,现在的华人子弟在中小学甚至大学都有学习国语,我们并没有抗拒国语是官方语言的地位。

更重要的是,公民权原本就是要赋予那些土生土长的国民,只要符合资格,任何人都不允许用任何理由来拒绝他人的公民权,包括“你不懂国语”。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