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没有马华的国阵 还是没有国阵的马华?

巫统是国阵的老大,马华在以前可能是站中间,但时局已变,一场修正法案的风波反映出马华已站旁边,图为去年11月13日时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出席马华代表大会,旁为廖中莱。-马新社-巫统是国阵的老大,马华在以前可能是站中间,但时局已变,一场修正法案的风波反映出马华已站旁边,图为去年11月13日时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出席马华代表大会,旁为廖中莱。-马新社-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罕见地公开指称,巫统在伊斯兰法庭(刑判权限)修正法案(俗称355法案)分裂国阵,也说马华不会轻易脱离国阵,”因为其他人破坏国阵精神,为何要马华负起责任”等等,这些堪称玩味的言论,已明显地反映出这将是一场与巫统的大摊牌。

从廖中莱整场专访的脉络来看,这次马华是斗胆向巫统呛声,相当于以上犯上,别忘记国阵的老大是巫统。

巫统靠拢伊斯兰党,力挺355法案,三月时即将提呈国会,这是国阵内部的一场大考验。马华经过一整批的律师团深研后,认为这是打开缺口让全国回教化,有者认为这是动摇国本等等。在策略上,马华自上届711国州议席的弱势后,与其说呛声是反扑,或许说这是最后一搏。

马华料是已对国阵的去留做好最坏的打算。在三月国会召开时355法案若是通过,这就是马华需要行动的时刻了。政治观察家认为,马华料会先兴讼法庭,挑战该法案是否符合宪法,这将是一场漫长的司法程序。

但在政治上,这就是马华与巫统道别离的时刻,需要另谋出路。不与国阵同谋同道,是否意味在来届大选以本身的机制上阵。不过这是相当遥远又虚渺的可能性。

目前马华内部另有一把声音,即是廖中莱所提出来的:为什么是马华退出国阵?破坏国阵精神的不是马华。这些声音认为,马华在半世纪前就与巫统结盟,一起争取独立立国,意义深长,如果马华退出国阵,这意味国阵的同享精神也划上句号。

然而日转星移,巫统一党独大,现在的巫统,是否会置自己利益与国阵江山为先,而将国阵友党与历史结盟的情谊先搁两旁,这些都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如果马华一夕间就如此有骨气,挺起腰来对抗巫统,真的敢怒又敢言了,现在是要敢做的时刻:与其留在国阵,不如选择走。

事实上,马华目前其实选择不多,横竖也是弱势政党。如果退出国阵,自立门户,是否会与行动党联线?但马华内部声音认为,如果马华与国阵割席,就是已站定位置,是看行动党是否要靠过来。

只是马华在华社心中的形象已是相当破败,若真的另起炉灶与行动党在大选时对打起来,胜算其实不高,在华人区可能会一败涂地,在过去获得国阵派发上阵的混合区,也可能上演滑铁卢。

马华透过总会长对巫统做出的呛声,换个角度说,可能也是劝请巫统“回头是岸”。马华内部声音认为,纳吉领导的巫统如此亲近,日后巫统只会收窄票源,就是以马来人主义为上,但这是需要付出政治代价的权宜之计,长远而言,是推向国家走向类似神权及宗教治国的不归路。

又或是,当大马演变成如此宗教化时,外资眼中会怎么打量大马?中资是否还会陆续前来大马投资?

种种的疑虑,其实有可能发生,只是巫统难道不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吗?但是在面对一个四分五裂的马来社会、政治选民版图上各地封诸候的情况下,巫统看来是宁可是以大局为重,先保眼前最切身的利益,只拣伤害没那么大的政治路途来过难关。

所以,廖中莱此次的放话、喊话,甚至是恫言等,正面而又抽象些地来说,是鼓起了政治勇气,可能成为扭转局势的转机,有一定的政治意义。但具体形象化而言,这就是以卵击石了。

最后,面对群众时,马华可以对选民说:我们试过呛声了,也可以自辩说,“宁愿站着死,决不跪着生”,“我们不愿做捍卫世俗国不成的历史罪人”等等,这次豁了出去博一博,无憾了。与其苟且,不如想想如何优雅地退场。所以,总结是,你可以想像没有马华的国阵,但你无法想像没有国阵的马华,然而有没有马华,一般认为会在大选后就会出现的政治洗牌,该是提前发生了。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