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胡搞外劳政策反映的是什么?

阿末扎希口中宣布的外劳政策,教局外人感到雾里看花。-M中文网制图-阿末扎希口中宣布的外劳政策,教局外人感到雾里看花。-M中文网制图-副揆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短短18天内,宣布两项截然不同的外劳政策,实在教人混淆。首先是去年12月31日宣布外劳人头税改由雇主扛轩然大波,之后内阁议决押后至2018年才执行,本周二(17日)阿末扎希又宣布发出非法外劳临时准证(还可以每年收税金),以及放宽数领域外劳聘雇佣、现有的外劳可以持续呆下去等,乍听是应急之策,但当官的每次都为了缓急而急就章推新政策补漏洞,就形成恶性循环,这种外劳监管与收放政策的恶性循环,至少也有30年了。

这种朝令夕改、反反覆覆的政策易动,已不是第一次,更不会是第一次,而且是一次又一次加剧了劳工人口短缺的形势。偏偏这是牵一发动全身的政策。人头税金影响财库收入、商家与投资者要如何部署劳工与生产线,本地人就业机会,更长远的是这些外劳给社会结构带来的冲击,当然还有秘而不宣的这些新增人口,日后归化成为选民的政治势力。

但其实这再次反映出阿末扎希贵为部长,而且一人身兼两个如斯重要的官职的官僚能力。研拟政策与执行,这是官僚与政府机关的能力,更重要是一位部长如何作决策,阿末扎希在宣布外劳人头税是由雇主承担,内阁商议后又决定押后,阿末扎希又跟首相署开会后,再改弦易辙。大马法律赋重权予部长做决策,其实就是让部长施政时扮演定海神针的角色,而不是只会翻云覆雨。

外劳政策此时冻结、下一刻说多开放征聘,虚虚实实之间雇主与投资者如何适从?设厂房、开通基建工程等都是砸重金的劳工密集行业,但无能、拙劣的政策研拟与执行,是否意味砸下的重金随时卡著,更甚是泡汤?当一个政府机关在治标不治本而瞎搞胡搞时,这会反映出统治无能的信用问题。

政治人物当官,面对群众耍嘴炮,迎对政治对手就喷口水,但坐在冷气大房做部长时,是一项脑力专业。更多时候政治人物当官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然而当一个大权在握,被视为是未来接班人的人选时也如此无常,我们预料会有另一轮的无常。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