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为何男女共乘摩哆都会变淫邪起来?

越来越多非穆斯林眼中看来平常不过的事,都沾上宗教色彩,清白无邪的也会变成淫邪之事。-示意图泰国Ubermoto-越来越多非穆斯林眼中看来平常不过的事,都沾上宗教色彩,清白无邪的也会变成淫邪之事。-示意图泰国Ubermoto-前阵子有个马来学校辅导老师网友的分享爆红,她建议中学应在下课后将所有课室门都关上,因为不少马来学生就是在课后在无人的课室里胡天胡帝,以致圣洁的学府也成了泄欲场所。

而登州最近频频闹出抓行为不检点的未婚穆斯林男女,包括登州宗教发展局局长拿督旺莫哈末说,摩哆乘客会倾向搂抱伴侣,更伸手到伴侣的风衣口袋中,又说摩哆骑士与乘客坐得太近,会激发性欲,还会生出私生子等。从学校到摩哆,彷如都随时可成为友族男女暗渡陈仓、野合激战之地,为什么?

对华社而言,共乘摩哆而伸手到骑士的风衣口袋,这是相当具有画面感、充满想像却如同A片般匪夷所思的逻辑—-所以伸手到风衣口袋,就会引发出交媾而生娃娃?到底为何宗教执法官会爆出如此的荒唐言论?

或许里面有执法单位难以宣之于口的观察:男女情不自禁在共乘摩哆时狎玩起来,挑起性欲后,可能就找个暗角苟合起来?

近年来宗教执法单位变本加厉取缔幽会,而且大部份都是抓开房穆斯林男女,每次出动皆有收获(甚至有男女带私生女一起幽会),其实就一再反映出这种马来社会私底下的性解放真相,只是不幸落网都是只能到廉价酒店开房的贫贱男女。

在伊斯兰中,其实触及房事的细节真不少,是钜细靡遗的性教育,而且几乎是非常直接地阐释,例如严禁走后门来鸡奸,经文都一一记载。

而伊斯兰教义是彻彻底底地实践与体现在生活内,伊斯兰也是扮演疏导天性,调节人类本能的角色,因此情欲也成为规范,绝不能放纵。

而且,在伊斯兰性关系是限制在婚姻里,婚姻以外的性关系就是大忌,已婚的奸夫淫妇的下场更是惨烈,就是死路一条。但食色性也,性欲与饥饿都是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而且是本能,一个饿起来的人,是不会理会什么社会规范的,因为一切会回归到最原始:需要被满足。

所以,所谓的疏导天性、调节人性本能在矫枉过正实践起来时,就演变成压抑。但压抑的后果是什么?如果拿活火山、睡火山与死火山来类比,乍看是整个社会都是睡火山,甚至死火山,殊不知其实都是掩饰起来的活火山处处,而且是压抑许久的欲焰爆发。

上个月有家马来女子创立的长途巴士公司,限定男女分座,因为她曾看过有未婚男女在长途夜车在座位上不三不四起来,才推出男女各分左右席位之创举。火爆女律师西蒂卡欣当时问:此举如同将乘客都视为性爱狂。

长巴男女分座风波,以及登州宗教执法检举男女共乘摩哆等,对非穆斯林而言,看来是宗教规范力量入侵公共政策及私人领域,而且形同道德检举。然而对于穆斯林社会而言,这是回归宗教,匡正歪风,而且对个人是戒淫修福,就是如此简单。

这种两极化的舆论其实是无休止的拉锯,而且隐隐反映出为何马来社会对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所提出的伊斯兰法庭法令(刑判权限)修正法(泛称355法案),一般上是支持,而且没有太多的异议,他们皆认为,通过宗教的峻法重判来驯化人性,是无可厚非,更是理所当然。这也是为什么这起修正案也沦为政治捞票的有利工具。

但是对非穆斯林而言,这种日渐回教化、生活小事也沦为淫邪伤风化之罪、又抛出宗教道德制高点的卫道士姿态,却是深忧不已,因为大马从世俗国变成回教国的阴影,已如乌云笼罩,整体上大马被视为陷入一场无可挽回的倒退—从过去民主开通的社会风气到极端迂腐,还有撕裂大马多元社会。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