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阿邦佐哈里会否勇抗巫统?

阿邦佐哈里(左)有已故阿德南(中)珠玉在前,是否能依样葫芦对巫统权威说不?-马新社档案照-阿邦佐哈里(左)有已故阿德南(中)珠玉在前,是否能依样葫芦对巫统权威说不?-马新社档案照-砂州第6任首长阿邦佐哈里绕了一圈,接任砂州首长。如今最教人关注的是,他与巫统的关系,如何能保全砂州的多元文化特色,以及如何“抵挡”巫统入侵砂州。

阿邦佐哈里素来是以跟巫统关系密切为见称,据称这也是为何他在2014年当白毛泰益玛目退位时,他出局无缘当首长的原因之一。

砂州是国阵的定存州,对国阵掌握江山是有存亡之关键作用,以致巫统主导的国阵,多年来欲抢滩砂州这资源丰富的州属不果,最大的原因是泰益玛目的存在,也是泰益玛目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而阿德南上任短短逾2年间备受欢迎,而且算是奇迹式地崛起而受人民爱戴,除了他自己已标榜不愿复制泰益玛目,也是因为他有对巫统权威、中央政府整个建制对话的果敢与决绝,还有捍卫砂州特色完整性,以及争取自主权的毅力。

这股被喻为“阿德南效益”的政风,也是砂州去年州选举时气势如虹的原因之一。而阿邦佐哈里是否能再起一番新首长效应?特别是,他是否能像阿德南般,对强势巫统有说不的胆量?

以政治圈生态而言,当你对一个政治盟友称兄道弟,而且还是一个权倾一方的政党示好时,这过程不至于是零和游戏,却会不由主主做出让步。

许多砂拉越人,心里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家乡,会沦为另一个沙巴,失去自我、自治,还有社会人口的改变。而砂拉越的社会多元性及和平共处是色彩斑烂的,特别是这片净土是要完全切割政治极端主义及任何形式的极端主义。

更重要是,别忘记砂州是全马最多基督徒的州属,而巫统日渐回教化,以马来文至尊,政治体质偏又是易贪成风,还有伊斯兰刑事法如阴影笼罩,砂州人对巫统的隐忧不难理解。

因此,阿德南珠玉在前,阿邦佐哈里如何要更胜一筹赢获人心,胥视他如何进退有度,有格调地与巫统周旋。老实说,他只要依样葫芦,取经阿德南那种有话直说,敢怒敢言的作风即可,更重要是如何为其亲巫统的底子洗底。

只是阿德南是砂州经过33年的漫长白毛岁月后才出现的首长,加上平地一声雷在民间天雷勾地火燃起来,再加上天意弄人而早逝,为他奠下传奇式的名声。

阿邦佐哈里这位前元首之子、老树盘根的资深领袖,要如何形塑他的个人魅力,是他得修的功课了。只是,当你问到砂州人时,他们关心的是,怎样不能让砂州被巫统化?这位新首长如何呼应民声,助砂州人民圆这砂拉越人的梦,只有时间能证明是否成事、他是否能成大器。

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