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

逮捕跨性人强迫口交!西蒂卡欣:这就是所谓的“传教士”

西蒂卡欣指,本地马来跨性人一直遭受迫害,除被逮捕,且被强迫口交。 -Choo Choy May摄-西蒂卡欣指,本地马来跨性人一直遭受迫害,除被逮捕,且被强迫口交。 -Choo Choy May摄-(八打灵再也19日讯)人权律师西蒂卡欣透露,在LGBT群体当中,经常遭受对付是最容易被人们看见的“Mak Nyah”(跨性人社群所使用的自我称呼),她们除被执法单位无理逮捕外,有者甚至还曾被伊斯兰传教士强迫口交。

“我没有捏造任何故事,这是跨性人亲口对我说的,迫害她们的人就是该些逮捕她们的宗教人士。”

“该些被宗教人士迫使发生性行为的跨性人,之后也不会再被骚扰,因为她们知道那些宗教人士的把柄。”

西蒂卡欣坦言,由于她不是伊斯兰法律师,加上多数LGBT群体(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案件都归伊斯兰法庭审理,所以她并没有真正地涉足于相关群体的法庭案件。

她向《M中文网》指出,其实她并不了解LGBT群体,她唯一清楚的是,该群体也应该不被迫害,与他人一样应受到尊重的权利。

LGBT不想受到骚扰而已

“这就是我所捍卫的理念,即所有人都应享有平等的权益,我有很多LGBT群体的朋友,我尊重他们做自己的权利,仅此而已。”

她指出,LGBT群体特别是马来跨性人(Mak Nyah),是经常遭受迫害的群体,就因为其外表导致她们容易被人们所看见,所以即使她们什么都没做,也屡遭执法单位逮捕。

她说,我国每个州属都有属于各自不同的伊斯兰条规,如在森美兰州,若男穆斯林穿上女装,即便他只是出外工作、购物,就已属犯罪,可随时遭到逮捕;但吉隆坡市伊斯兰条规阐明,穿上女装的男穆斯林唯有做出不道德行为的时候,才属于犯罪并可被捕。

“每个被逮捕的跨性人都需要支付1000令吉,才能获得自由,若没有钱,她们就会被迫使发生性行为,且强迫她们的人,往往都是有权力的人。”

“为了自由,她们最终都只好妥协,这也导致她们成为宗教执法人员的主要对付目标;这对她们而言是场噩梦,我觉得她们一直活在恐惧当中。”

“事实是,有许多跨性人被谋杀或不堪压力下自杀,只是新闻都没有报导而已。”

变性人社运分子妮莎也曾道出变性人一直面临的辛酸,尤其被宗教局逮捕后,还要被迫口交和提供性服务。 -YouTube pic-变性人社运分子妮莎也曾道出变性人一直面临的辛酸,尤其被宗教局逮捕后,还要被迫口交和提供性服务。 -YouTube pic-1983年,马来统治者理事会会议颁布一道裁决,除了双性人外其余禁止接受变性手术,原因是此种手术违背伊斯兰教义(非穆斯林则可以合法接受变性手术)。

这项裁决令原本就饱受歧视,无法获得安稳生活和工作的跨性人,再次面临会遭执法单位取缔的风险。

积极推动变性人运动的妮莎也曾向大众说出变性人一直所面临的辛酸和困境,尤其是在被宗教局官员逮捕后,还要被监狱犯人和狱卒强迫口交和提供性服务。

西蒂卡欣对于马来跨性人所经历的遭遇感到难过,也正因如此,她常声援LGBT群体,希望该群体的基本权益能受到保障。

“当你听见这些故事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心疼吗?我真心替他们感到难过。”

西蒂卡欣也指出,其实大马LGBT群体别无所求,只是希望不要被干扰或遭迫害。 -Yusof Mat Isa摄-西蒂卡欣也指出,其实大马LGBT群体别无所求,只是希望不要被干扰或遭迫害。 -Yusof Mat Isa摄-除了逮捕与检控,当局也经常举办改造营,冀望该些跨性人士能“迷途知返”,然而西蒂卡欣笑言,那是行不通的政策。

“你以为改变她们的外表,就可以改变她们的内心吗?那是不可能的。”

“性向是非常复杂的事项,我也是通过一些讲座才了解,‘你的外表不能用以判断你的性别’,所有人都是真主的产物,只要她们不伤害他人,就应该不要干扰他们的生活。”

她续说,国内的LGBT群体并无任何要求,她们仅希望不要被干扰或遭迫害。

“不要让她们成为坏人,不要利用她们为政治武器,就这么简单。”

更多视频